公益造节,可以走得更远

2017-09-08 08:20:43 来源:新华日报

  9月7日零时刚过,记者的朋友圈就被一群公益圈的朋友刷屏了。今年“99公益日”进入连续三天中的第一个募款日,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宣布拿出2.9999亿元配捐额,加上爱心伙伴的3.09亿元配捐额,配捐总金额突破6亿元。

  项目井喷,僧多粥少

  由腾讯牵头联合数百家公益组织、知名企业、明星名人、爱心媒体共同发起的一年一度的全民公益活动号称当前国内最大的全民互联网公益日。今年进入第三年,从前两年的观望、摸不清门路,到今年的清醒,超过120家公募机构蜂拥投身公益日,拿出近6700个公益项目角逐此次盛会,项目数比去年增加近一倍。去年腾讯的配捐额是2亿元,今年虽然增加到3亿元,但面对增加一倍的项目显然僧多粥少。

  南京一个流动儿童自助图书馆的公益项目希望筹款5000元,当天收到捐款1191.58元,其中爱心企业配捐63元,腾讯基金会随机配捐233.58元,离目标计划甚远。“请各位多多转发朋友圈,让更多人了解我们的项目,在明后天吸引更多善款。”项目负责人翟荣芳在项目群中不停地拜托大家。

  截至昨天下午4时,南京本地公益机构参与公益日,发起的项目已达230多个。

  南京市一点爱心助残服务中心负责人刘强发起的“铸无声天使的中国梦”项目获得企业配捐2417元,腾讯配捐685元,再加上99人次的个人捐款一共7257元,首日筹款仅完成计划筹款目标的2%。南京宁馨阳光家园为100多位心智障碍群体发起的“阳光洗衣房”项目战绩不俗,第一天募集善款3.08万元,占目标筹款的15%。宁馨负责人廉杰告诉记者,今年是宁馨第二年参加公益日,在去年筹得11万元开展助残项目的基础上,今年提前与高校大学生合作,打一场有准备之战。

  一些巨无霸机构和明星参与代言的公益项目募款数量遥遥领先,前10%即650个项目共获得1.78亿元,约占这个时段总金额的75%,平均每个项目27.46万元,是平均数的8倍。而前20个项目的推出机构均为中华儿慈会、无锡灵山慈善基金会、上海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等国内知名的公募基金会。

  与此同时,还有620个项目即接近项目总数的10%,在这个时段获得捐赠资金少于1元,甚至有 70个项目获得总捐赠资金为0。接下来的两天,竞争会更加白热化。

  草根公益,会吆喝还要善管理

  参与过公益日的都知道,参战的公募基金会有两种,一种是有企业配捐的,一种是没有的。很多草根组织挤不上有企业配捐的那辆“高等列车”,多半只能到“普通列车”里就坐。

  不少公益组织表示,公益日原本应该是全国各地草根组织的一个筹款日。因为草根组织自身的互联网众筹技能需要持续练习,更是因为草根组织在很多时候没有别的筹款机会。因此,这几年公益日受到草根组织的热情追捧。但今年公益日首日的情况不容乐观。

  一个名为“一元助力老杨看水”公益群,早上9:03获得1元捐款,结果9:06群主就在群里发出“今天配捐9:03就结束了,我们一共配捐了1.5元”的提示,弄得群里其余30人一头雾水。有热心群员再次解囊,发现仍可以获得配捐,赶紧告知群主。原来群主自己也不太了解规则。

  通过一天的线上观察,南京财经大学法学院社工系主任、副教授许芸把参与这次公益盛宴的组织和项目分为三个类型:一类是很久前就精心设计准备项目,做宣传,真心想通过公益日募集善款;一类是本身不差钱,只想借个东风,为自己的组织做宣传;还有一类就是“打酱油”冒个泡的,“有个社会组织在很短时间内凑了3个项目,第一天也就筹集了几十元。”

  “草根社会组织单靠一年一次的公益日很难解决资金问题。公益项目也需要‘卖点’来打动人,我今天为好几个项目捐了钱,发现一些项目设计草率,缺乏吸引力。”虽然动机各有不同,但许芸认为,公益日的正向价值不容置疑——企业履行社会责任,公益组织和项目进行一场“练兵”,大众奉献爱心。

  但盛宴散场后,需要做的事才刚刚开始:如何平衡巨无霸机构超强营销能力和弱小项目之间的关系,募捐平台如何监管资金,公益组织如何把钱真正地用到项目上,如何将项目运作透明化。关键还是要提高做有成果项目的能力,全国至少有60%以上的社会组织不知道什么是项目,不会开发设计项目。

  公益行业的自律和他律都很重要,只有维护了公信力,公益才有生命力。否则,就会反向演变成过度消费公众善心的行为。

  公益日的价值,远不止6亿元

  “虽然战绩不佳,但不灰心,反而很兴奋。因为草根组织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期待依靠腾讯这样网络平台的巨大流量,给一直冷清的公益群落,带来新的‘客流’。”刘强告诉记者,他在南京市玄武区探索运营一家听障人士头疗社区店已有一年,目前已解决一批残疾人的培训、就业问题,但由于房租很贵,维持得很辛苦。“虽然我们比不上大机构的大项目知名度高,募不到预想的善款额,但不如再换一个角度来看公益日,光棍节能变成全国甚至全球的购物节,为什么99公益日不行?我们参与到公益日,争取到了前所未有的公众注意力,也能转换成更多‘购买力’,只是‘双11’是买东西,而‘公益日’是捐爱心。”

  为公益机构提供信息化技术支持的苏州市联益信息公益服务中心联合创始人陈玉兰表示,参加“99公益日”的目的是,希望让更多人关注公益机构信息化,让公益机构更重视利用互联网技术提高工作效率、扩大传播力。

  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副院长邓国胜也为今年的“99公益日”点赞。他认为,公益机构最大的困境是缺钱,公众对公益的参与度不高,“99公益日”搭建了一个平台,使公益机构尤其是草根机构多了个募款通道,也激发了公众参与公益的兴趣。从公开披露的数字看,这个网络公益节日创得很成功。

  公益日的横空出世,也是商业化模式植入公益事业的一次探索。现代公益模式的倡导者、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认为,是时候进行“公益向右,企业向左”的改革了,因为长期以来公益领域的创新都落后于科技、落后于商业、落后于政府改革。因此他提出应该通过“公益铺路,商业跟进,产业扩张,可持续发展”的路径,来解决各类社会问题。

  去年9月,民政部指定腾讯公益网络募捐平台、淘宝公益、新浪微公益、新华公益服务平台等13家平台为首批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我国首部《慈善法》的颁布实施,打开了合法的网络资源注入公益领域的“闸门”。慈善法治化,也将一些网络平台从最初的“边缘”“灰色地带”推到公益改革的最前沿。

  本报记者 唐 悦 徐冠英 黄红芳

编辑:金伟波
1 共1页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客服电话:010-57380506
u=3247879865,1037240096&fm=27&gp=0.jpg